Cassie

CP完全无节操 | 各种拆逆 | 不萌ABO | 多冷都吃 | 欢迎安利 | 更新巨慢
全职厨 | 偶尔更日常 | 视奸每个粉丝 | 没有文笔 | 欢迎评论

【短·虐·原】家书(B)

【B面】

 

越晟;

 

今日可还安好?你上京赶考刚刚几日,我竟已开始思念。自五岁时与你相识,至今已然十余年,竟是第一次与你分开这么多日子。

 

明天便要开考了,不知你准备得如何,我也是多虑,以晟越的学识定会高中榜首,待到那时说不定我将要跪拜状元郎,喊一声“张大人”了。也许不多时日,便成了哪家大人的乘龙快婿,美人在怀,便忘了我这个竹马了。

 

你看,我这个懒散闲人好容易提笔写封信,又在这说这些会挨你骂的话了。以前你总是说我不求上进,一心只想当个乡野教书先生,又骂我不为前途考虑,以后可怎么会有姑娘愿意嫁给我。结果最后是我嫁给了你,你一心上进去了,我还是当我的闲人一枚。

 

你总是爱说些胡话,说什么等功成名就,定将接我进京,与你同住一府,共结连理。说什么不再让我受累费心,要照顾我一辈子。越晟,你总这样讲,讲的我都要当真了。以后还是莫要这样讲了吧,毕竟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有机会见到你了。

 

对了,今日我回家的时候,房门口蹲了只花猫,那眼神莫名的像你,我便把他留下了。你可莫要骂我,我知道你不喜欢猫,可他实在让我想起了你,就再也狠不下心来赶他了。

 

越晟,你既无家人在此,即使中举也不会再回来了吧?虽然前面一直嘴硬,可还是想再见你一面的,就此分别也无憾了。毕竟,有那猫陪我,也可如同有你相伴了吧。

 

思念至极,促笔潦草,敬候佳音。

 

                                                                                                                                                               安纪

 

越晟兄:

 

不知道还该不该给你写这封信了,只是你中了状元,不祝贺一下也对不起咱俩往日的情分。

 

你上次回信说今后只愿如同新生,期盼与往日断的干净,我明白,我也是往日的一部分。你总说你是最守信的,可是这次你食言了。也许那些所谓的生生世世都是情动时的调剂罢了,你随口说说我本应随意听听而已,可我居然真的还相信了。

 

你看,我果然只适合当个闲散之人,入了官场,早晚是要被害死的。可是这样,我是不是就只能安心的从此退出你的生活了呢?我果然还是要求太多了,怎么还能奢望停留在你的现在,我是不是也该庆幸,至少我还留在你的往日。

 

对了,越晟兄,对你今日真的回来了我还是要万分感谢的。虽然你只是骑着马从我面前走过而已,我知道你看到我了。应该是看到了吧,不然又怎么会把视线在我脸上停留了片刻。你始终还是惦念我的,这我明白。

 

这大概是最后一封信了,若我就此能实现我教书先生的理想,那我们就从此相忘于江湖。若不能,也就此缘尽吧。

 

越晟,就此别过。

 

                                                                                                                                                             安纪

 

张兄:

 

很抱歉说了不再打扰,却又冒昧给你写信,听闻张兄近日已然官升三品,甚是替张兄喜悦。

 

张兄,小弟在此有一事相求,望张兄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赏些薄面。

 

前几日家父猝然病故,母亲日日以泪洗面,最终忧思过度重病在床,小弟身无长物又毫无门路,只好来麻烦张兄,不知张兄可否帮小弟在朝中谋份差事。

 

小弟深知张兄今时不同往日,与我的那些过往再也不值一提,也不能提及。若我入朝谋份生路,必定不再提及此段,就当我们只为普通旧识,定不让张兄为难。

 

若张兄有心,则让小弟叫一声张大人。若张兄为难,则让我最后叫一声越晟吧。我的越晟,我依然爱你,此情此世怕是难消。

 

至此而已。

 

                                                                                                                                                                安纪

 

张大人:

 

不知近来张大人身体可还安好,卑职听闻张大人初六要迎娶刘相家的千金,甚是替张大人高兴。昨日的庙会碰巧遇见了张大人与刘小姐一同出游,真是才子佳人天下无双,让卑职甚是羡慕。

 

去年家母病重,终是去了,我想也到了我离开的时候了。所以张大人,请允许卑职最后一封信的放肆吧。

 

越晟,我已辞官了,我还是那个安纪,那个肆无忌惮的闲散人。我还是你的安纪,那个喜欢枕在你肩上,搂着你的腰,央你给我做包子的爱你的人。只是你已不是我的越晟了,我的越晟已在中状元后就死去了。那个说要接我进京照顾我的人,那个说要与我共结连理的人,终是在你的过往中与你断的一干二净,也与我断的一干二净了。

 

我从不否认我要感谢你,感谢你在官场上对我的一切帮助,只是我爱的已经不再是你了,而是那个你不要了的过去。

 

想想你走时给你写的信,真是一语成谶,跪拜在你面前,叫你张大人,最终看你成了相府的乘龙快婿,美人在怀。而你今后的生活与我再不相干。

 

对了,老张,就是那猫,死了。我想也刚好是我彻底离开你生活的时候了。让我就成为你生命中的一道阴影吧,没了我,你的前途定将更加光明了。

 

张大人,卑职祝你飞黄腾达,仕途和顺。

 

张越晟,我永远爱你。

 

                                                                                                                                                              安纪

 


评论
热度(2)

© Cass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