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sie

CP完全无节操 | 各种拆逆 | 不萌ABO | 多冷都吃 | 欢迎安利 | 更新巨慢
全职厨 | 偶尔更日常 | 视奸每个粉丝 | 没有文笔 | 欢迎评论

【全职·林方】[架空]锐锐(一)(暗无天日番外)

我摸鱼日子太多,我有罪!!!请组织原谅我!!!这几天忙的快吐了,简直痛不欲生!!!这两千字竟然足足写了三天才写完。。。而且按照我原来的大纲。。。这两千字的内容半个字都不应该有。。果然是又要写成坑的节奏,写方锐男神就根本停不下来好吗!!我只想说,我是真的没吃药。。。正文写的太压抑,这番外决定写的欢脱点。

【本章】

CP:林方。

林敬言一见钟情,老林微痴汉微腹黑。

方锐大大是男神。

迟到的祝福:林敬言生日快乐!

私设有,OOC有。


方锐认识林敬言是在蓝雨的后院,那时候方锐是个练气功的少年,刚刚满了十七岁,满脸的稚气未脱。而林敬言已经在呼啸当了几年的老大,虽然如此也不过才将将搭上了二十岁的边。不过当了老大的人毕竟是不一样,天生一张斯文如书生的脸,配上那扑面而来的文雅气质,让林敬言怎么看都不像荣耀圈里的人。

遇见方锐可谓是一种巧合,那是林敬言第一次去蓝雨,要走的时候谢绝了蓝雨方面送他出去的提议,只身一人走出了会客厅的大门,五分钟后他发现自己非常非常光荣的……迷路了。从不知道哪个门出去之后,最先看见的就是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年,和一群差不多大的少年站在一起,好像能发出光来。

少年衣袖宽大,一根腰带束出好看的腰形,显得十分精神,明眸皓齿,笑的一脸春风得意,鬓角不太服帖的在风中轻轻刮着少年格外白皙的耳朵,就像刮在林敬言心上,痒痒的。少年似乎注意到这个斯文的不速之客,转过头来看他,满眼的澄澈,带着那么点疑问与好奇。那一刻少年林敬言就知道,自己完蛋了,他被传说中的一见钟情给扯入了这少年的眼睛里。

心跳加快,气血上涌,方锐就看见眼前这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孩盯着自己,慢慢从耳尖红到了脖子。蓝雨的一伙练习生都停止了聊天,盯着这个有点奇怪的男人。等林敬言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说出了一句让方锐差点吐血的话。

“跟我去呼啸怎么样?”

好在方锐家里一贯教育到位,让方锐养成了一个好性子,愣了半天终于问了一句:“您哪位?”。林敬言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有多唐突,就觉得脸上发烧,痛恨自己明明平时冷静克制,怎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丢这么大人。连忙匆匆道歉,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方锐,方锐愣愣接过来,发现上面印着五个大字——【呼啸 林敬言】。

方锐这才反应过来,这一见面就跟要打劫自己一样的男人居然是呼啸的老大,那个一打架就跟流氓一样的林敬言。方锐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眼前这男人,默默腹诽,外表长这么斯文,怎么是个流氓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斯文败类?

“抱歉,刚才我太唐突了,不过我是认真的,你有没有兴趣加入呼啸?”不等方锐吐槽更多,林敬言已经再度开口,这回正经多了,没了刚才傻兮兮的样子,一副从容优雅。不过也只是看起来罢了,此刻林敬言的内心已经翻开了锅,生怕这少年不答应自己。

还别说,方锐还真被他这一副老大的派头给镇住了,有点茫然的看看林敬言,又看看身边的人,下意识的点了下头。林敬言心里乐开花了,还偏偏不能表现出来,一脸正经的让方锐带自己去见蓝雨队长。

方锐那之后的一段记忆都比较混乱,只记得自己被半胁迫的带着这个男人走到了蓝雨的会客厅里,林敬言低头在自家老大耳边耳语几句,自己就被放行了。老大眼神复杂的看着他,有点同情又有点憋笑,甚至还有那么点幸灾乐祸。

老大最后和他说的一句话是:“方锐啊,以后跟着林老大在呼啸好好干!”还特意加重了“好好干”的咬字。

而老林耳语的内容是:“我想娶你这练习生回家,麻烦行个方便。”

等日后方锐成长为一代猥琐流大师的时候,从斯文流氓林敬言身上逼问出了当日的事实,然后气的差点以为自己中了抛沙瞎掉了的方锐大大一脚把老林踢下了床,半个月没让这伪善的混蛋上床。

单说方锐到了呼啸之后的日子,一帆风顺的如同坐上了磁悬浮,老林领着这少年回到呼啸,第一件事就是宣布:这是我们呼啸未来重点培养对象!争取半年培养成副帮主,未来呼啸老大的接班人!闹得全呼啸心中惶恐,不知道如何对待这位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少年好,难道这是老大发掘的好苗子?!听说还是个气功师,难道呼啸要重新洗牌了?

那段时间方锐觉得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一部分人羡慕,一部分人嫉妒,一部分人好奇,剩下的一部分热烈而温柔,当然,最后这一部分只有林敬言一位。不过这都不能成为方锐成才路上的阻碍,不管怎么说方锐还真是一个天才,以前他在蓝雨,周围都是练正经功夫的,自打他到了呼啸,见了林敬言的流氓式打法,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方锐每天把自己关在林敬言给他留出的小院里,暗搓搓的研究怎么下陷阱使绊子,怎么才能最大程度的不被人发现,连气功都不练了。其实靠林敬言给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已经晚了一点,他进蓝雨的时候蓝雨的第一任老大老魏已经让位许久,所以他不曾见过猥琐流鼻祖,也还保留了一段时间的正气逼人。

林敬言一直忙于帮会上上下下的大小事务,自从把方锐带到呼啸之后,就一直没太抽出时间来关心一下,也就没太注意他的风格变化。起初只是觉得这小孩好玩,怎么成天在小院里捅捅咕咕的不出来,直到有一天他去看方锐,左脚刚迈进那小院就踩中了一个陷阱,直接就和门口的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才惊觉这小孩怎么不练气功改玩阴的了?!

“你没事吧?”方锐颠颠的跑出来,把他扶起来,又把绳套从林敬言左脚上解下来,关心的看着自家老大,眼神依旧那么澄澈,带着三分笑意三分真诚三分关心和一分恶作剧得逞的小得意。林敬言固有的沉稳瞬间破功,被自家小孩萌的不要不要的,简直想就这么抱到怀里啃上一通。不过最终也只是伸手揉了一下方锐的额发,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你怎么改玩陷阱了?”林敬言在被美色冲昏头脑的同时还记得得了解一下方锐的近况,赶紧问了最关键的问题。方锐神秘兮兮的笑了一下,笑出嘴角边两个小酒窝,表示老大你跟我来,我给你看。


-TBC-

评论
热度(21)

© Cassie | Powered by LOFTER